?????????

看到这的小天使祝你今天一天都很开心。

© ????????? |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 比较短 背景算是架空。

-------------


给一面之缘的你。

我们的名字,便是夜里海波上发出的光,痕迹也不留地就泯灭了。

                                                      ——《生如夏花》




讲一个故事吧,很短的故事,耽误不了您多久时间。

在此之前问您一个问题好吗?

您见过飞鸟没有?就那种白色的,在夕阳下双翼隐隐泛着浅灰的鸟,飞来飞去,你没在意时哗啦啦一声,就飞走了。

肯定见过吧,夏天的飞鸟,有时候连一阵歌都不唱,就像烟一样,潦草地散了。



故事发生在一个小镇,小镇算是比较古老了,用久远一些的方式来说的话,大概就是很久以前的吴越边境。

进入二十一世纪,大多数古镇面临的待遇不是死就是假,还有一些有幸在商业化和本性中达到些平衡。

而这个故事里的小镇只是普通的小镇,古街不知是福是祸地被拓印成现代化建筑。

同样,中学生只是普通的中学生,在外人看来,许博远这个名字代表的,和张三李四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果有,那就是名字不一样了。


总之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故事,而就像米兰·昆德拉说过的话一样,希特勒和爱因斯坦之间,普列汉诺夫和索尔仁尼琴之间,相同之处比不同之处要多得多,用数字来表示的话,我们可以说又百万分之一是不同的,而百万分之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都相同类似。

但只是这百万分之一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回到正题。

高中生许博远,学校和家隔着护城河,一座桥架在上面,如果要说具体些,大概就是从小区楼上找够高的一层跳下去,经常运动的人可以跳到学校的塑胶跑道上愉快地着落。

每天回家时抄小路经过一个亭子走小区侧门,亭子古色古香,花花草草外还有维护很好的浮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些单薄地证明这片地方蕴含深厚的文化,偶尔能看到送饭给晚自习的高三生的家长,或是初中、小学、或是高一高二放了学聚在一起的学生。、

当然偶尔还有非常稀有的存在,比如亭子对面的假山会有蜜汁大叔在……不过由于是学区,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吧。

大多数人都不相识,看到许博远,转过头,该干什么干什么。

许博远也看他们一眼,偶尔好奇心上来思考一下对方哪个班哪个学校,看到好看的女生目光停留得长些。


后来有一天一只飞鸟落在学校的天台,许博远抬头看它,它大大方方地踱来踱去,那一天数学课在讲向量,美女老师代课,班里的禽兽真诚渴望年仅38的老头子别再回来了。

回家走到亭子那的时候许博远脑子里全是那只鸟和苏北口音的“xiangniang”,鸟跳几下,再“xiangniang”几下,然后鸟开口说话了,“同学们下面请人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然后老师被吓得飞跑了。

什么玩意?

许博远笑了,在路上莫名其妙露出个笑挺奇怪的,他马上反应过来摆出正常的表情,一边悄悄观察有没有人看到。

其实不用担心,大多数人关心的只有自己而已。

(38岁的老头子还是别回来的好。)

他走上青石小径,不得不说政府在学区的绿化布置得的确不错,其实市中心那边也……思维越飘越远,如远山的雾霭袅袅地飘摇,又像是……烟?

(学校附近非法集会抽烟啊?)

看上去年纪比他略大些,没背书包,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可能是高三的学生到外面来吃晚饭。当然这位不是来吃饭的,这时候正点烟呢,看到许博远来了,愣了一下。

许博远回家的路是穿过那个亭子的,那人正好堵在小亭子口,四周不是红叶小檗就是覆着青苔的假山,许博远倒也没急,也看着对方。

“看什么呢?挡学弟的路了!”

“哦哦。”对方也不多说,侧身让到一边。

许博远经过的时候嗅到身边那人身上的烟味,有些担心对方回家会被父母吊着打。

(长得怪好看的,抱着欣赏的态度多看几眼吧……今天数学课走神走得过分了啊作业怎么办?第一课作业应该不难吧?机智的我一定能自学的……反正代课老师好说话……老师的确好看……晚上吃什么来着?白切肉里撒点花生就好了……)

身后的几个男生狼狈为奸地抓紧时间抽烟,刚才挡路的学长往许博远那边看了一眼,吸了口咽喷在一个同伴的脸上。

“woc叶修你想亲我是怎么着?!”

“呵呵。”

“老叶发……靠,你不喷他喷我干什么?”

“我爱你。”

“滚!你和老林在厕所干的事人尽皆知。”



第二天还是可爱的代课老师,进教室的时候初情期的小伙子们嗷嗷乱外加叫捶桌子,人猿泰山进村。许博远很认真地抢过后排学霸的数学家作抄订正,一边有些期待昨天的呆鸟。

还是“xiangniang”,鸟却没来,许博远郁闷地听着四边形三角形,神经兮兮地在学案上画上受力分解。

(理科多么相亲相爱,数学和物理为什么不在一起?中午去几楼吃?学校三楼今天有咕噜肉,算了二楼去吃炒饭吧?)

其实三楼的炒饭更好吃呢。许博远在学案上画了一盘蜜汁蛋炒饭,黑糊糊的让他决定还是直接选套餐,自动铅笔的铅芯断了,一截飞到窗外。

回家的时候还是那座亭子,许博远半仰着头生无可恋地思考作业是不是该烧了,走到亭子就听到充满活力的男孩子们团结友爱的欢笑。

“叶修我x你……”

“没素质,昨天还夸你会用成语了,今天就骄傲?不过我说方锐啊……你和林敬言不会真的……”

“我们那时纯洁的友谊!友谊!懂吗你们这些基佬!”

“嚯——”

昨天挡路的那位发出一声极尽嘲讽的感叹,对方转而准备用暴力镇压,前者步步后退,亭子和小径间有个台阶,他巧着踩空。

“漂亮!”不知谁赞叹一句。


许博远老老实实本本分分走自己的路,没想到面前撞来这么一人,目测比自己还高上几公分,这时从恍惚状态里醒来跳开一步伸手做出“扶”的动作。

“小心。”现场唯一一个有点公德的人。

那人也是好功夫,还有工夫吸上一口烟,随便摇了摇就稳住了身子,刚想骂却看见旁边有人,头习惯性转了下角度,顺着烟也吐了过去。

烟倒也不是什么好烟,毕竟高中生嘛,不过也不是很呛人,隐隐有清冽的香气和缱绻的深意。

许博远在烟雾缭绕里第一次也是那些年里最后一次认真地看了看那人的正脸,就听着亭子里的人起哄:“叶修你要对人负责啊!”

“老叶的狼子野心终于暴露了,蚊香尾巴露出来了!”嚯,你俩激动什么呢。

叶修。

许博远置身于班里男生相爱相杀的气氛中习惯了,对这种垃圾话直接免疫,叶修“啧啧”两声道了歉,回过头一顿嘲讽。

“老叶啊老叶……”

“走了!今天有听力!我记得你英语从来没考过我。”

“我那是隐藏实力!隐藏实力你懂吗?!高考老夫给你来个120!”

“那我勉为其难考个150了,你个家伙不会忘了今年全国卷吧?”

许博远安安静静听着他们插科打诨,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红烧鱼应该俯首称臣,清蒸才是王道。



第三天被诅咒了的原数学老师回来了,男生们声泪俱下地控诉着。

鸟也没来,等许博远回家的时候,亭子里是个长相文静的女孩坐着玩手机。

(中午药芹太邪恶,鸡块没味道,没吃饱,我要回家。)

许博远垂头丧气可怜兮兮地走着。


第四天第五天,向量过去了,概率统计圆和直线,三楼的食堂不再外包,学校的快餐意外地好吃了些,番茄很甜好评如潮,虾糕不要再和药芹一起炒了饶了药芹的脑残黑吧,鱼香茄子求您别放那么多蒜真的会哭的。

然后呢?

然后许博远日复一日地经过那个亭子,抽烟的叫叶修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像那只他曾盼望过的呆鸟,至于许博远,还是一个人胡思乱想着回家,偶尔想起那人,偶尔想起那人会不会想起自己。

再偶尔,夜晚窗边传来学校晚自习的钟声的时候,他回想起那人是不是还在圆锥曲线里纠缠,或者他英语有没有考到150.或者是晚自习下课有人在操场上大吼大叫大哭大笑的时候,那些人里有没有他。自己上课发呆的时候他在记笔记吗?自己被在背“氓之蚩蚩”的时候他有没有在大学英语里幸存?

再然后日子就这么过去了,草木飘零,春与秋其代序。


秋天的时候许博远在活动课上抱着一摞书走着,偶尔他想起以前自己傻傻地趴在课桌上读那本目录有些莫名其妙的《生如夏花》的时候,就突然很文艺地想到一些话:

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飞去了。 

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 



夏天要过去,秋天也要过去。他想起那个亭子里遇见的人,那烟味似乎深深地存在于他的记忆里,可烟味是怎么样的呢?那人的模样呢?他说的那句话呢?

夜深梦回的时候,他从床上坐起,耳边不知道是谁喊出的“叶修”,不知道是来自过去的他还是现在的他。

然后他继续躺下来,等第二天把这个梦遗忘。就像他、就像所有人遗忘过地千万个梦一样。

他把落叶夹进“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的词句里,未来的很多年他都不会记得这片久不见天日的树叶,就像很多记忆一旦被时间掩埋就不会有人在意一样。



等到也许有一天再次相遇,可一个名字又能承载多少记忆而不倾覆在岁月里呀?



超级无聊的故事对吧,是吧是吧?我也觉得无聊,不过想想这样也许能相伴一生的人就这么缘尽,很可惜吧?虽然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嘛。

诶呀呀至于我啊,这个时候应该打个响指,然后告诉你“这不重要”了吧,我也只是你记忆力“不留痕迹地泯灭”的人。所以我能做的,也就是讲一个无聊的故事,再说些无聊的话。


那么祝看到这些文字的你啊,去遇见那些该遇见的人吧。




“哟,boss抢着呢?”沐橙说要拉近双方距离。

“……”

“真客气,最后一击都让给我。”应该是这么做吧?

“……”

“其实……蓝桥春雪这个名字很好听啊。”好像说是要夸对方是吗?

“谢谢……您可以直接嘲笑我技术差。”

“你真诚实,我就喜欢诚实的人。”没错下面该……

“……”

“留个qq电话号码住址什么的吧,以后我教你打荣耀。”

qq电话能理解,住址是怎么回事?

于是一脸懵地交出去。

“许博远……我好像认识你啊。既然大家都知根知底了,那谈个恋爱怎么样?”非常自然……

我刚刚说了什么?不行脑子一片空白了,对着女装老魏求婚都比这容易(想象一下恐怖程度差不多啊)。


虽然还是不理解大神的脑回路吗。

“如果没有被盗号,您开心就好。”




愿永老无别离,万古常团聚,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


评论
热度 ( 26 )